为快乐而生!
官网首页
游戏下载
账号注册
购卡充值
客服专区
 找回密码
注册
搜索
查看: 1144|回复: 14

[心情故事] 【原创小说】重生之世界封印

[复制链接]
3心动期
448/500
排名
1469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6-11 14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世外凌瑾 于 2017-6-27 16:47 编辑

写在前面的话:

写着玩的,每周一更或者两更吧,以桃花源记世界为背景的修真小说,基本无言情。
主要角色取自游戏里的队友(已脱坑),至于主角凌瑾瑜是楼主本人,这个随便吐槽。好了话不多说二楼开更。
陌上.jpg

评分

参与人数 4桃金 +30 桃银 +112 桃义 +32 收起 理由
海儿丫头 + 6 + 6 + 6 求更新!!!!
钟离霜雪。 + 10 + 50 + 10 加油么么哒(*^__^*)
2736266977 + 8 + 50 + 10 --爱生活,爱桃花,摸摸扎
唯美Lolita + 6 + 6 + 6 加油!

查看全部评分

[发帖际遇]: 世外凌瑾 在网吧通宵玩桃花,抵抗力下降,得了感冒,去医院花了 5 桃金. 幸运榜 / 衰神榜
3心动期
448/500
排名
1469
昨日变化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6-11 1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世外凌瑾 于 2017-6-27 16:54 编辑

重生之世界封印


第一章:玉涵洞

       玉涵洞,寒冰终年不化,冰封中如同死一般的寂静。       洞中的极静,与洞外鬼哭狼嚎般肆虐的狂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却在那飞扬的大雪之中,玉承关的雪地上,正有一人缓步前行,头戴斗篷,身披蓑衣,大红的披风在皑皑白雪中极为醒目。他的目标,似乎正是冰封的玉涵洞。
       距离玉涵洞不远的雪松下匍匐着一头成年的夜刃虎,它不时的望向洞口,充满灵性的眼中闪过一道贪婪的光,但在眼底深处却有着深深地恐惧。行人径自从它身前不远经过,最终消失在玉涵洞中。
       “未经开发的玉涵洞?”行人自言自语道,“我倒要看看传言是真是假。世人趋之若鹜的‘玉母’究竟是什么东西。”行人说着取下斗笠,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来,十七、八岁模样,神色平和。
       角落里隐藏着不知名的奇花异草,脚下是略微反光的坚冰,少年身后的洞口已经看不到了,玉涵洞深处并没有想象中的漆黑,越往里愈加明亮。
相传玉涵洞深处出现过神秘的虎战将,手持巨斧力大无匹。当然见者少之又少,每个人描述的都不一样,使之更加扑朔迷离。
       洞中寒气彻骨,一层散发红光的护体真气浮现在少年周身,他正在寒冰层中寻找着什么,忽然看见镜面一般的寒冰上闪过一道黑影。“谁?”少年大惊,随即拔足追了上去。
       不会吧,运气这么好,这就遇到了传说中的虎战将?然而没追出几步就失去了目标,空荡荡的洞中幽静的可怕。
       却在这时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:
       “何为天道?”
       少年一愣,那声音中不带一丝情感,冰冷的不像个人。少年暗自咂舌,低声自言自语。“不会吧,虎战将没遇到,这是遇到了寒玉仙子了?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。上辈子听说世人发现了玉母之后大肆开采,极大影响了这里的环境,惹怒了守护这里的寒玉仙子,而后好像陨落了不少人?”算了不管了,少年定了定神,扬声道:“上天既定的运行轨迹,便是天道。”
       神秘人处传来一声叹息。
       少年忽然自嘲的笑了,道:“那你相信轮回吗?”
       “轮回?”声音忽然近了些,“万物生灵天生地养,何来轮回。不过这世上或许真的有灵魂。”
       直到此时少年才能隐约分辨出声音的方位来,三步并作两步靠近声源,拐过一个弯,当先映入眼帘的是——一双粗壮的大腿?此情此景,让他不由得把方才想好的答话全数咽了下去,瞠目结舌看着不远处背对着他的,体格过分丰腴的女子。
       或许,这不是寒玉仙子,而是牛头怪?奇怪的想法一闪而过。“咳咳。”少年干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,定睛一看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紫色的护体真气,没记错的话是逍遥宗的赤霞功。
       那人回过身来,胖乎乎的脸上毫无表情,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她也不说话,默默打量着少年的装备行头,似乎沉浸于思索之中。
       少年自然不会对胖妞有什么兴趣,他注意到这个地方冷的可怕,而且光线似乎有些特别,再抬眼猛地心头一跳,因为就在视线的前上方,胖妞身后的坚冰之中竟有一道人影,准确的说是有个人被封印在玄冰内部。那人生命气息全无,只剩下铮铮傲骨,绝代风华,英俊到不可直视,身后一柄骨龙之击金光湛然,俨然守护着自己的主人。
       “顾倾城!”少年脱口而出。
       顾倾城,曾经的天道之下第一人,轩辕宗首席战魂,六年前强行突破世界玄武封印,惨死天道之下。世人都道他灰飞烟灭,谁曾想他竟将自己的遗体封印在玄冰之中,难道全赖他的成名武器?真真不可思议。
       胖妞终于有所动容,“你识得此人?”
       少年道:“未曾见过,但那杆*我却是认得的,所以他的身份除了一代传奇顾倾城,我再想不到第二人。”
       胖妞嘴唇嗡动,正要说什么,却被突如其来的虎啸打断,啸声不知从何方传来,穿透力极强,闻者耳膜发胀、心神剧震。
       “虎战将。”少年立刻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什么,心头狂喜。反观另一边,胖妞二话不说就闪身向外奔去。说来用“闪身”相当牵强,那少年瞧着她那与身材极不相符的敏捷身手,真的是眼神都直了,嘴角也微微抽搐,再回过神来都对方的声音早都不见了,连忙施展疾影诀追出。
       虎啸又响了几声,一路追寻而去,道路不断向地底延伸。很快就感觉到温度的回升,道旁地底涌出的温泉咕咕作响。却在这时胖妞猛地停下脚步,身形一错隐藏到巨大的石墩背后。跟在她身后的少年只觉得视野一亮,前方道路终于一览无遗,瞬即三位庞然大物先出现在视野中。其中之一赫然就是虎战将。
       难怪她要躲起来,少年立刻明白过来,趁着对方没有发现自己,也是一闪身躲到了石墩之后。
       少年从侧面向内望去,就看见了靠在温泉边缘的一脸享受的虎战将,不可思议的是这位传说中的白虎血裔正在泡温泉。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。
       虎战将双目闭合,依然威风凛凛,掌中的宣花巨斧一刻也不曾松开,温泉咕咕冒泡,这位传说中的存在一脸的享受。在它前方不远处正漂浮着一个巨大的龟壳,那壳上有腾蛇弯曲缠绕,看着像是传说中龟蛇合体的玄龟。而那岸上还有一位通体青碧色的大家伙,形貌与图腾上的麒麟有几分相似,不过此时的它看上去有些狼狈,浑身湿淋淋的还在那里不断地喘息。石墩后的两人都收敛了气息静观其变。
       虎战将深吸一口气,左掌在岸上一拍,竟然口吐人言,道:“我说云生老哥啊,这有什么好气的,温泉就这么大,你都泡了几十年了,偶尔让让兄弟都不行,非得逼我动手,你看,搞这么狼狈多没意思?”
       被它称作云生的云生兽之王气呼呼的瞪着它,也是口吐人言,“算你狠。”
饶是少年见多识广也有些咂舌,“这真不是幻觉?我怀疑我遇到了假的虎战将。”
       “信不信由你。”胖妞不咸不淡的道。
       另一边厢缩在壳里的玄龟慢悠悠的探出脑袋,慢吞吞的道:“先不说这个了,虎老弟今儿怎么有心思来咱哥两这,莫不是最近闭关大有体悟,修为大成了?”
       “哪有的事?就是里面闷得慌,出来透透气。”虎战将摊了摊掌。
       “我看你不是闲,是皮痒。”胖妞忽然冷笑一声,反手抽出长剑向外走去,她没有压低声音,在场众位包括三位异兽都听到了。
暴露了。
       “什么东西?”虎战将猛地睁开虎目,左掌在水面上用力一拍,轰然炸响声中激起大片水花,随后它那雄壮的身躯凌空跃起,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稳稳落地,掌握宣花斧,一身宝蓝色铠甲华贵庄严,端得是威风凛凛。
       少年眼前一亮,够酷炫,不愧是传说中的白虎血裔,“好家伙,”说着取下藏在披风下的武器,也从石墩背后走出来,“我还没见过野生虎战将呢,正想会上一会。”他的手中是朴实无华龙骨*,但这不影响他心中跃跃欲试的兴奋。
       瞄了一眼身旁的胖妞,只见她手中长剑通体紫红,乃是兵器谱上的诛心剑,那么修为估摸着就在元婴期了。
       虎战将站着,身高超过一丈,一身雪白的毛发湿哒哒的滴着水,依旧是霸气无比,它审视着从石墩后走出的两人,冷声道:“本帅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不怕我的修士了。两位既然敢直面本帅,可是来收服我的?”
       少年闻言摇了摇头,“我倒不是不想的问题,而是修为不够。”出于某种原因,他至今没有开始修炼元神。
       “那你呢?”虎战将转向胖妞。
       却听一声嗤笑,“你很让我失望。”胖妞一脸的鄙夷,“就你这德行,活该这么久出不去。”
       “你说什么?”这个可是摆明了看不起虎啊,虎战将怎么不火,直接就是一跃而起,旋转着挥舞巨斧杀了过来。这家伙块头虽大,速度可是一点也不慢。
       不过却比胖妞顺眼多了,少年暗自腹诽,同时也是一个箭步冲出,扬起骨*正面迎了上去。巨斧的体积至少是骨*三倍,眼看着就要撞在一起。
       “你是凌瑾瑜?”
       与胖妞的话音同时到达的是一道带火的光圈,那光圈如同金箍一般把虎战将套了个结实,竟迫使它停了下来,斧、*交错而过。
       毫无疑问光圈是胖妞施法的结果,控制系惯于先发制人。
       “你怎么知道?”被称作凌瑾瑜的少年不可思议的道,他脑海中瞬间闪过两个念头:封火印,她是逍遥宗幻术师?她又是怎么看出我身份的?
没错,“凌瑾瑜”确实是他的名字,这个名字在三年前的轩辕宗可谓无人不知,他被誉为不世出的天才,只不过所谓的天才在后来没有发光也没有发热,很快就销声匿迹了。
       一qiang扑空,凌瑾瑜不及细想,又一式挥了出去,反守为攻。
       出乎意料的是,虎战将并没有被禁锢多久,几乎两次呼吸的时间就挣扎出来了,一双虎目精芒闪过,蹲身半退,宣花斧朝对方脚下斩去。这一击看起来毫无威势,却诡异的带起了空间波动。
       云圣兽之王扑通跳进温泉里,忽然怪叫道:“哎哟你这卑鄙小虎,我都不忍心看了。”
什么意思?
       下一刻红影一晃,宣花斧从大红的披风上掠过,“锵”的一声斩中坚冰,立时陷落数寸。而那柄骨龙*也劈在了斧头上,凌瑾瑜却皱起了眉头,斧刃扫过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了狠厉的劲气,但却没有在自己身上留下什么伤害。糟糕,这竟是虎战将的天赋技能“株连”,那么受伤的岂不就是还不知道名字的胖妞了?
       这……凌瑾瑜迅速拉开和虎战将的距离,回头果然看到胖妞原本就很白的脸色又惨白几分,但她依旧没什么表情。
       接着就听玄龟不紧不慢的道:“我算是看明白虎兄的意思了。”
       “哈哈,真解气,”虎战将一脸轻松的拔起宣花斧,道:“好嘞,那个人类修士你回去吧,本帅心情好,不想和你计较。”
       凌瑾瑜闻言,脸色阴晴不定起来,“所以你和我过招是为了教训胖妞?”
       “自然,我劝你快点走吧,不想让她继续受伤的话,就打哪来回哪去,这事就当没发生过。”虎战将理所当然。
       “噗哈哈哈哈,”在凌瑾瑜回话之前,泡着温泉的云生兽已经一把捂住了脸,“虎兄你确定这人类小子会在乎胖妞的死活?”
       “……”
       瞎说什么大实话,凌瑾瑜在心底翻了个白眼,这俩大家伙真的不是人胜似人精。
       然而,接下来却发生了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一幕,虎战将忽然一声闷哼,成股的鲜血从它口鼻溢出,而他的眼神在这一刻竟充满了伤感,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悲痛。
       “离别决,”胖妞冰冷的声音响起,“轻敌始终是你最大的弱点,这招留给你慢慢享受。”她说着转身就走,“回头我把消息散布出去,让全天下的修士失望。到时候你再也别想出这个地方。”
       凌瑾瑜又一次看呆了,我去好帅,这胖妞怎么这么帅?

3心动期
448/500
排名
1469
昨日变化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6-11 1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章:成住坏空
桃源世界自开天辟地以来,万物天生地养,强者为尊。天道将世间生灵划成二种,一是可以修炼元神的五族,二是依靠日精月华为生的各种怪物。
五族即:人、仙、兽、灵、天。人族诞生于桃花溪,勤劳淳朴的人族将桃花溪修建成了桃溪镇;仙族诞生于神隐树海;兽王陵汇聚了新生的兽族;朝云台诞生者,是为灵族;至于天族,则从自云梦泽而来。
却说天地灵气汇聚成三处仙山宝地:高不可攀者,是为昆仑山;恢弘大气者,是为轩辕殿;飘渺灵秀者,是为逍遥谷。随后又自天道降下修习秘法,落于三处圣境,得之即成修士,三大宗之名由此而来。
一个旧的生命逝去就会有一个新的生命诞生,周而复始,唯天道永恒。
轩辕殿。
青山绿水环绕,傍晚时分,轩辕宗弟子多在演武场上比试切磋,但就在旁边的台阶上,有几个家伙正在偷懒。
坐在正中那位头上顶着一大片荷叶,挡住了夕照也挡住了他的脸,从身形上看,可以辨认出是一位人族的青年,青年耸头耷脑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。
右手边一位仙族青年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我说九龙师兄啊,你不会还在为了逍遥宗那个女孩子的事情神伤吧?”
“唉……”被称为九龙的青年叹息一声,“我逐九龙到底哪点不好,听说她这么做全都是为了躲我,至于吗?”
“这不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吗?”
“橙子你没有爱过人,你是不会懂的。我相信璐璐她一定有自己的苦衷。”逐九龙悲痛的道。
“行行行,”名为橙子的仙男翻了个白眼,道:“那她都成那个样子了,你还爱她吗?”
逐九龙一把扯下盖在头上的荷叶,语气坚定的道:“爱,当然爱,不就是胖的和什么一样,这些都不是……事?”说着他却脸色一白,看那模样大概是想吐却吐不出来。
“啧啧啧,”橙子小声嘀咕,“嘴上说不在乎,身体却很诚实。”
“谁说的!”逐九龙大喝一声站了起来,向大殿门口望去,正好看到一名衣着与他们轩辕宗弟子明显不同的少年,那少年一袭蓝色长袍,手持清虚杖,正在向轿夫司徒逸问路,逐九龙心中烦闷,看见他不知怎么着就心血来潮,指着蓝袍少年道:“你,过来一下。”
蓝袍少年是个小道士,闻言转过头来,微微皱眉,“请问你是叫我吗?”
“对,就是你,小道士,你过来一下。”逐九龙说着又坐了下来。
小道士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跟一旁的司徒逸说了些什么,才缓缓走了过来,拱手道:“昆仑云陌上,见过轩辕宗师叔。”
逐九龙双手环胸,挑了挑眉,“你觉得师叔我帅吗?”
云陌上认真的看了他几眼,点头道:“帅。”
“那我可爱吗?”逐九龙又道。
云陌上莫名其妙,但还是道:“可爱。”
逐九龙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盯着云陌上,“那为什么有人不喜欢我呢?”
“……”
名为云陌上的小道士不动声色的后退两步,忽然施展凌霄诀,化作一道蓝光飞也似的逃走了,空气中只留下他的一句话,“轩辕宗真可怕!”
“哈哈哈哈哈,”橙子狂笑起来,“九龙你看看你,吓到人家师侄了,他还以为你对他有意思。”
逐九龙面色古怪,“滚!老子喜欢的灵叫周璐,听清楚了,是周璐!”
“哦。”不远处演武场的众弟子纷纷侧目,尤其女弟子,其实这个逐九龙本身很帅,但是他的眼光早就让这些人绝望了——自从他们见过那个“周璐”以后。
逐九龙: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,璐璐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与此同时,玉涵洞。
正在往外走的胖妞忽然打了个喷嚏,自言自语,“难道感了风寒?不至于吧。”
云生兽和玄龟对视一眼。云生兽压低声音,“就这么放她走?”
“那能怎么办?”玄龟有些犹豫,“确实是虎弟技不如灵,说出去也是咱理亏。”
“好像有哪里不对,”云生兽忽然叫住胖妞,“等一下,你从哪里知道虎老弟的秘密的?它离开不了这里。”
受到天道限制,玉涵洞的虎战将,兽王陵的狼女,归墟遗迹的玉清剑仙,云梦泽的锦仙子,以及黑火深渊的金光吼,都离不开它们诞生的地方。除非与修士签订契约——这是天赋强大的代价,这些在目前还是秘密,当然两世为人的凌瑾瑜自然是知道的。
“让它自己解释。”这时候胖妞已经走到拐角了。那个叫凌瑾瑜的家伙也借着石墩的掩护悄然向洞口溜去,识时务者为俊杰,一个人留下来对付三个大家伙?不死也去半条命。
忽然虎啸又起,虎战将从离别决中挣扎出来,从它口中涌出落在地上的血早就就结成了坚冰,此刻它看上去好不狼狈。云生兽正要询问伤势,却见它后掌发力猛地扑出,那架势活像是准备生撕胖妞。
玄龟悄悄咽了口唾沫,要不要拦一下?这是多大仇。
胖妞听到风声停下脚步,负手回头,神色傲然。
虎战将出乎意料的停下了脚步,神情变得复杂起来,它望着胖妞,似乎还没从离愁别绪中走出。
“你是谁?”虎战将的声音十分急切,“这么多年我只告诉一个人我出不去的秘密。他也答应过我绝不泄露出去。”这次虎战将没有自称“本帅”,很明显是放下身段。
胖妞笑了,“如果没有猜到,你还会追出来?”
虎战将愣了愣,口角带血的它看起来是那么的黯然神伤,“你还是不愿意带我走吗?”话语中带着哀求味道,“我保证以后不会掉以轻心了。”
卧槽莫非这两位有一段旧情?三位吃瓜群众表示脑洞不够用了,这是要在一起了吗?其实看体型还有点般配。
然而胖妞却微微摇头,“这次是我修为不够,你回去吧。”
修为不够,不是元婴期?
“那……”虎战将还想说什么。
“婆婆>他*的,你还是不是公虎啊?”胖妞白了它一眼,“对了,我现在这副模样,你叫我周璐就好了。”
“是。”虎战将毅然转身往回。
“好了好了,等我回来。”
这下虎战将没有说话,而是以仰天长啸作为回应,虎啸声比先前更加激昂,似乎要把心里沉积多年的愤懑通通发泄出来。周璐转身就走,肥胖的身躯竟带出几分洒脱的味道。
凌瑾瑜回头看向虎战将,心中隐有猜测,今天的事情看上去充满了巧合,实际上只是是巧合吗?这个“周璐”更不简单,以她的年纪和修为,怎么可能和虎战将相熟?
温泉旁,云生兽悄然向虎战将比了个掌手势,道:“这个外人,我们不把他……吗?”
虎战将摇摇头,脚下不停,“我相信‘他’会处理的,不需要我们插手。”
又是一阵虎啸,玉涵洞深处活动的云生兽和玄龟族群受到了惊吓,一时间纷纷躲避,缩在暗处向内观察,声音是从最里边传出来的,里边发生了什么事?就见洞口缓缓步出个头中等但十分肥胖的身影,长发梳成马尾垂到腰间,一双尖耳显示着她的种族,这位灵族女子正是周璐。
她才出现不久,一溜烟又从洞中出来一道身影,手持骨龙*,保持三步距离跟随周璐之后。
一路无话,走到一处相对开阔的洞穴中,凌瑾瑜才开口喊住了前面的灵,“刚才听您让虎战将喊你作周璐,恕我直言,我是否该称呼您——顾师叔?”
肥硕的身躯不着痕迹的僵了一下。
……
三天后,天武关。
天武关,兽族自发聚居的城池,与桃溪,天熙,扶风,珈蓝并称为桃源世界五大主城。
兽族男性雄壮有力,女性俏皮可爱,他们性格直爽,居住在巨大帐篷包里,大门均以传说中的兽王之角装饰,披挂彩帐,放眼望去十分辽阔。
自天武关西北门进来两道身影,一男一女,男的是名人族少年,女的是位灵女,身材太过肥硕看不出具体年纪。少年落后灵女半步,隐隐以前者为尊,“周老大,这里便是天武关了,我说的那位无名武者就隐居于此,只不过……”
“只不过什么?”被称为周老大的灵女道。
少年有些讪讪,“只不过我真的没法保证他已经出现了,毕竟那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。说不定……”
“说不定什么?”周老大挑眉。
“说不定……说不定我们运气好真的就给碰上了。”被那眼神一望,少年立马挺直了腰板。其实他想说的是,虽然传闻无名武者出现的极早,但现在世界封印都没破,也许太早了也说不定。不过他怕死,因为眼前这个看起来胖乎乎的灵真的很可怕,“他”是真的会杀了自己的。
没错这位少年就是去玉涵洞寻找玉母的凌瑾瑜,而那身形肥硕的灵女自然就是身份神秘的“周璐”了。
“废话少说,快带路,找不到他我就杀了你。”周璐语气平淡,似乎在叙述一件极为平常的事。
“周老大放心,您有天命加身,此事一定能成,总有一天会重回世界巅峰。”凌瑾瑜用力点点头。
这位周璐早已不是当年文静的灵族女孩,如今支配她身体的灵魂正是当年强突世界封印而“陨落”的一代天才顾倾城。此事说来话长,“他”也不想回忆了,如今“他”要做的就是重新将实力提起来,然后借助天劫进入天道之中,找回自己遗失的生命力,从而复活。
凌瑾瑜成为了“他”复活之路上的第一位伙伴,虽然现在看起来和小弟没什么区别。光看元神二位都是空白,但论个体实力,凌瑾瑜万万不是周璐的对手,技不如人的情况下凌某被周老大收拾的妥妥帖帖了。
至于三天前发生了什么,凌某人发誓不愿再来一次。
便说三天之前,玉涵洞内。凌瑾瑜忍不住对“周璐”道出了心中的猜想,一句“顾师叔”刚刚出口,可怕的杀意就已经临身。
说时迟,那时快,他只觉得眼前一花,那道肥硕的身影就化作一道绿光瞬息而至,伴随着一声由远及近的话语:
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凌瑾瑜反应极快,几乎是在感觉到危险的瞬间便施展出疾影诀,侧向闪开,“你,这是杀人灭口?”
“废话,你手中有我的把柄,傻子才不想除掉你。”周璐口气冰冷,在速度暴增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改变方向,诛心剑对准了凌瑾瑜的胸口。
太可怕了,凌瑾瑜惊出一身冷汗,“他”不是在开玩笑,“他”是真的要杀我,皮肤表层的汗滴遇冷迅速凝结,冰到刺痛,但他根本管不了这么多,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。并不擅长速度的自己,落在以速度见长的同等修为的敌人手中,会有什么样的下场?
“别杀我,我知道怎样达到实力的极致!”心念电转,急中生智。
眼看退无可退,他厉声道:“我凌瑾瑜对天发誓,接下来如有半句虚言,愿遭天打雷劈。”
没有谁敢对着天道开玩笑,除非他真的不要命了。周璐信仰的就是天道,想了想还是觉得做灵留一线,于是就停了下来,诛心剑的剑尖停留在凌瑾瑜身前一寸,寒光映着剑身上诡异的花纹,教人见之心悸。
凌瑾瑜松了一口气,可算捡回一条命,庆幸的感觉根本没来得及延续,忽然就被利剑抵上了脖子。
“说吧,说不出就送你回归天道。”(注:即**吧)
有话不能好好说吗?也罢,跑也跑不掉,只能认命了。
“好,长话短说,练成极限实力的基础就是每一个阶段都修炼到极致。打个比方,我至今没有修炼元神就是这个原因!”
“轩辕宗典籍上的内容?”周璐并不如何相信,道:“何宗何卷,第几章,为什么别人不这么练?”
“这些东西其实……说了你也不信,这些都来自另外一个世界,那里和这边差不多,只不过历尽‘成住坏空’不复存在了。”凌瑾瑜面露苦笑,“所以说我的秘密并不比你小,用来交换你不吃亏。”
“成住坏空?”
“‘成住坏空’是世界的劫数,具体点说,我们现在经历的世界封印就是‘成’劫最明显的外在表现,等到‘住’劫的时候,世界会稳定下来……”凌瑾瑜陷入了回忆中,他存在于那个世界的时候,整个世界,包括天道似乎都没什么秘密了,修士们疯狂的索取有限的资源,六族为占据生存空间纷争不断,对,是六族,不是五族,魔族从无尽的黑火深渊孕育而出。而后,天道便崩坏了。
“其实天道并非不朽,崩坏之后也将成空,那个世界的一切便会随着天道成空而消亡,包括一切生活在天道之下的生灵,都逃不过一个‘空’的结局。”

两更完毕,下周末继续
排名
78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6-11 1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排名
10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6-11 1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排名
7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6-11 21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排名
62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6-11 21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排名
1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6-12 10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3心动期
448/500
排名
1469
昨日变化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6-26 0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章:思路不对
“所以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。”
有着顾倾城灵魂的周璐终于愿意和凌瑾瑜好好说话了,在听后者描述了另一个世界的大致情形之后,故有一问。方便起见,我们还是简称“他”为周璐。
“怎么说呢,”凌瑾瑜略作思考,“我是这个世界的人,那个世界的仙。”
“……”周璐不想和他说话,并向他扔了一对白眼。
凌瑾瑜不时在寒冰上敲敲打打,侧耳感受着反馈回来敲击声的区别,答非所问的道:“前世我来这里探索过两次,都没能找到玉母,一则洞内妖怪肆虐,二则是剩余矿产少得可怜,好像除了真银矿就没剩什么了。”
周璐也抬手在寒冰上敲了敲,反馈回来微弱的声音,触手处似乎有一丝温暖的感觉,不由道:“来一下。”
凌瑾瑜自然也发现这处敲击声的不同,伸手一探面露喜色,“果然是玉母,天命加身的人就是不一样。”
“天命加身?”
“嗯,你绝对是天命人。毕竟老夫阅人无数……咳,”一瞬间感觉到杀气的凌瑾瑜立马清了清嗓子,无比认真仔细的观察着这处奇异的暖冰,改口道:“我上辈子虽然不厉害,但也听了不少传说,听说最初对抗世界封印的六族里确实出了不少大能。”
“那他们到你那时候可还活着?”周璐若有所思。
凌瑾瑜扶额,“这,这真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够知道的,不过我感觉他们还在,最后天道崩坏之时,亲眼所见修为通天的大能尝试修补天道,他们在试图阻止世界的消亡。”他边说边回想,然后就注意到旁边的周璐竟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,便听后者叹息一声,“意味着任我修为如何强大,终逃不过和天道一起消亡的结局?”
传奇的思考方式果然和常人不同,凌瑾瑜失笑,“想这些都太早了,你要真活数个千万年怕也没意思吧。”说着从骨龙*上取下一枚金刚石,对着寒冰墙就要切下去。
“等一下。”
蓝青色的剑柄拦在了凌瑾瑜即将切下去的地方,周璐已恢复清明,“既然玉母还未被发掘,就以不要过早暴露为宜。我想,世界崩坏绝非一朝一夕之事,你既然知道后果,就应该尽力阻止才是。”
也对,这些道理自己怎么会想不到?
凌瑾瑜停下手中的动作,将金刚石原封不动的塞回武器末端的凹槽内,道:“或许你是对的。”
从开始回以到此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,凌瑾瑜已想通许多,也许自己的思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,与其一个人默默修炼,等别人去打开世界封印,为何不自己去尝试极限?
天道真的会消亡吗?答案是肯定的,天道确有成空的一天,但自己能够重生就表明了:天道之上必然还存在着更为玄妙的什么东西,那个存在影响了成了各个世界间的联系,和自己生存世界相似的地方肯定不止一处,如果能够找到打破位面的方法,那某种意义上的永生并非绝对不可能实现。
只不过自己无论天赋还是悟性都不够,只有眼前这位落魄的天才或许还有那么点希望,从某种意义上说,辅佐他,便是最适合自己的路了。
想通了的凌瑾瑜正打算开口商量,没想却被周璐抢了先。
周璐道:“凌瑾瑜是吧,给你两个选择,成为我的战友还是跟班?”
其实凌瑾瑜本都想好自荐做跟班了,但被这么一问莫名的有些窝火,做这样的选择,自己尊严何在?“如果我都不选呢?”
“都不选?”周璐微微一笑,“就只能送你回天道了。”
横竖都是死?凌瑾瑜愤然道:“总要给我个理由。”
周璐也不卖关子,“因为你还不能让我完全信任,放你离开的后果是什么,等你把我的秘密说出去,我再找你算账就来不及了。”
“欺人太甚,”凌瑾瑜道:“你以为在你眼皮底下我就不敢说了?”
“当然,”周璐道: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就公布你的来历,到谁更吃亏。你说五族是想抓住你以求更多的利益,还是想没事笑话我。要知道夺舍并不稀奇,稀奇的是你这种存在,你知道那么多世界的秘密,他们自然对你更感兴趣。”
凌瑾瑜瞳孔收缩,糟糕,自己真是多此一举,本来可以和对方建立的平等关系,却硬生生被自己的一时意气给搅乱。看来这下真的只能沦为跟班了,他咬了咬牙,道:“周老大,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大哥了。”
周璐点点头,向前走去,“很好,你说过帮我成就每个阶段的极限实力,可想好怎么办了?”
“这个自然,”凌瑾瑜抢一步上前你,“此去玉承关以南,过了灵犀谷,就能到一个叫做‘天武关’的主城,我们去那里寻找一位无名的兽族武者,在他手中有数部蕴含着天地至理的内功心法,找到他就是我的第一步计划。事不宜迟,现在就动身吧。”
“……”周璐忽然没了动静。
“周老大有何吩咐?”
“吃点东西休整一下。”周璐一本正经的道。
这是饿了?凌瑾瑜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哈哈哈哈……咳咳。”我去又是杀气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。
……
一人一灵在靠近洞口处吃着干粮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。准确说是凌瑾瑜实在忍不住想笑只好一个劲的说话。
“所以,你也真是倒霉,没得选择了吗,夺舍了这么个胖妞的身体。”
“确没得选择,不过这体型并不关她的事,是我自己吃出来的。”周璐道。
“自暴自弃?化悲愤为食欲?”凌瑾瑜讶然。
“不,一言难尽,我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儿女情长,好让某个人死心而已。”周璐一本正经。
“咳咳咳……”好想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,凌瑾瑜一块干粮差点卡在喉咙里。
与此同时的轩辕宗,逐九龙打了个喷嚏,随即抬头一看天,莫非入夜露水重,要着凉了?
回到三天后的天武关。
“请问有没见过一位狮族兽男?体格魁梧个子很高,很有威严的样子。”
被问的路人茫然摇头,“狮族,高个子?没见过。”
凌瑾瑜不记得自己问过几兽了,见到的符合条件的就没一个,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铁匠铺那位师傅,非得要贴上来说自己就是他们找的那个兽,还在他们面前展示肌肉强行装酷,亏的是在兽族的地盘上,这特么要是在野区或者其他主城,周璐早都上去给他一剑了。简直不能忍,真是衰起来喝凉水都能呛着,周璐暗道:老子要是本尊在这,这货肯定自惭形秽不知躲在哪。
“多谢,打扰了。”凌瑾瑜道完谢退了回来,默默在距离周璐大约八尺远的地方站定,这个位置刚好是诛心剑够不着的地方。
周璐正靠在大树下啃一块大饼,大饼是现煎的,是用一株灵犀谷挖的药材换来的,周璐吃的满嘴都是油,瞧见凌瑾瑜回来,光看神色就知道又没成,于是道:“天武关这么大,我劝你动下脑子换种方法。”
“贴告示吗?”凌瑾瑜摸了摸下巴,“不太安全吧,万一被他族问起动机来,并不好糊弄。再说万一把昨天的铁匠引来,那……”凌瑾瑜话没说完,就被周老大瞥了一眼,乖乖噤声。
“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易守难攻?”周璐忽然道。
“关外吗?”凌瑾瑜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忽然眼睛一亮,“有,天武以南,出了关就是摩云崖,摩云山山道崎岖,有数个高峰,山势连绵正是易守难攻之势。”
“那行,我们去摩云崖,剩下的你看着办。”周璐说完刚好把最后一口大饼塞进嘴里,随手掐了个法决便凝出一小片云彩,在云彩上擦了擦手。
烟雨决还能这么用?凌瑾瑜觉得自己两辈子简直是白活了,这几天一次次被眼前这位外表是胖妞的家伙刷新认知,好吧,厉害是应该的,谁叫他是自己认的老大呢?
接下来凌瑾瑜找老裁缝用绿宝石换了些布匹;又趁那自恋铁匠不在,从铁匠铺偷了几条炭笔。做完这些事之后,形迹可疑的一人一灵才消失在了天武关中,不知往哪个方向去了。
3心动期
448/500
排名
1469
昨日变化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6-26 0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章:踏破铁鞋无觅处

天历八十年,白虎封印现世。天道降经文于世间,经文化作八道金光一闪而逝。五族修士视为祥瑞之相,参拜之,却不知其为何物。
摩天洞内,凌瑾瑜有些目瞪口呆了,看着眼前被自己捆的结结实实的少年,怎么也无法把这位可怜巴巴的家伙和前世所见的威严武者联系起来。在自己的理解中,无名武者应该是和云梦泽神女一个级别的存在,是不老不死的天道化身,所以……不管了,凌瑾瑜咽了一口不存在的唾沫,思考着是不是要给对方松绑,毕竟最重要的一点是:千万别让无名记恨自己。
说完来意的狮族少年见两位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急的都快哭出来了,“你们也不相信我吗?”
凌瑾瑜还在思考之中,按照无名的说法,天道中降下来的八卷经书在常人看来是无字天书,唯独只有无名能看得见,所以在他捡到经书之后分享给同族者遭到了嘲笑,天武关外来修士很少,偶尔出现也是行色匆匆,于是数年来世间竟只有无名一兽学会了经书上的无上要诀。
现在其中之一《绝尘心诀》就躺在洞内的地上,不过自己也是一个字都看不见,如果不是这位兽族少年讲解了部分经书的内容,自己也一定以为他在开玩笑。下意识抬起头来想看看天空,是不是自己这个异数已经开始影响天道了,结果却看到了黑乎乎的洞壁,好吧什么也没看见。
低下头发现兽族少年还在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,凌瑾瑜把心一横,一边给无名松绑一边一本正经的胡诌,“相信,当然相信,我曾经向梦里的老神仙请教修行秘术,老神仙指引我来这里寻找什么八部经书,还特地强调了持有经书的有缘兽种族是狮,叮嘱我一定要以礼相待。”
无名听了十分委屈,“以礼相待,那还不由分说的把我捆成这样?”
凌瑾瑜尴尬的挠了挠头,“真是没想到先生您这么年轻。恕我眼拙,请先生责罚。”
无名连忙摆了摆手,他不过是说说而已,哪里会真的记恨,这么多年下来终于有人相信自己了,事实上他高兴还来不及。
这就搞定了?所谓的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大抵就是如此吧?
在摩天洞守株待兔的两天内,他已经绑了四位窥探洞天的兽族了,当第五位蹑手蹑脚的出现在洞外,他只是照例把对方捆了个结实,结果——幸福来得太突然,到现在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所以下一步就是把无字天书变成有字经书,无论无名有什么需求,尽量满足他就是了吧?
凌瑾瑜想了想道:“既然旁人只道是无字天书,先生为何不誊给他们看?”
“倒不是不想,”无名噘起嘴来,“经文那么长,我本来就穷,饭都吃不饱,哪有力气坚持?”
凌瑾瑜正要开口,却被一旁沉默许久的周璐打断了话,“写,将每部经书分九卷写成,写出来先给我修炼,练成还你,日后有我做你的活招牌,保证不断有修士慕名而来,你只要坚持有偿借阅即可,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提高音量,“相信过不了几年,到了你手握无数财宝的时候,无论想要权力、美人还是世间山珍海味,只要有钱,全都是手到擒来。”
无名越听越精神,最后双眼放光。
周璐用力一挥握紧的右拳,“所以现在这点苦和累又算得了什么?”
“没错,”无名一脸崇拜的望着他,“姑姑真乃神人也!”
周璐正得意,却被无名的一句“姑姑”泼了一盆冷水,神色冷淡几分,不着痕迹的松开拳头不说话了。
事情已经成了一半,凌瑾瑜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,趁热打铁摸出一杆毛笔和一枚空白的竹简,“事不宜迟,请先生动笔。”
无名盯着仿佛早已准备好让他上钩的笔墨,咽了口唾沫,“你也好厉害,你能未卜先知吗?”
“哪里的事,”凌瑾瑜打了个哈哈,“只是我经常梦见老神仙,有随身记录的习惯。”笑话,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是怕时间久了忘记前尘,才有这随身记录的习惯。
无名接过竹简坐下,某人也打算笔墨伺候,忽然被周璐拦下来,后者向凌瑾瑜使了个眼色,“此事暂且一缓,这地方已经暴露了,小凌你去处理洞里那几位,咱们换地盘从长计议。”手势加眼色,凌瑾瑜秒懂,留下活口是大麻烦。
“处理什么?”无名敏锐的捕捉到了这处字眼。
“没什么,”凌瑾瑜将忽悠贯彻到底,“不过是等您时顺手抓的几个坏兽,留着他们口粮就不够了,我去放了他们。”
“哦,”无名收起竹简,“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句,这里的兽族皆为兽王英灵所庇佑,想对我兽族做什么的话,还请你三思而后行。”
“……”
周璐的目光落在无名身上,眼底闪过一丝疑虑,看得见天书的家伙眼神果然明镜似得,绝对没有表上看起来那么好骗。只不过,至少从目前来看,自己和他之间并不存在利益冲突。
……
太阳落山前,一行灵人兽总算在摩云崖北面悬崖上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山洞,位于悬崖绝壁,采光良好,整个洞壁布满银矿,熟悉矿产的凌瑾瑜还发现了稀有材料虎眼石,只不过送那四位兽族仁兄送回天武关着实不易,他发誓绝对不要再带蒙住眼睛的人走第二次山路了。后来在找新地盘的路上吃了点东西,来到这里实在累得不行,他直接瘫在地上就睡着了。
兽族少年无名还想问他点什么,结果愣是张了张嘴吐不出半个字来。一旁周璐见怪不怪的走过去,在靠近洞口的地方铺上干草坐了下来。
“别管他,快去休息,明天有的忙。”周璐不咸不淡的道。从无名的角度看去,周璐实在太胖了眼睛显小,他分辨不清“他”是眯着眼还是闭上了。虽然不是特别困,但休息还是有必要的,想了想,无名把那枚空白的竹简放在地上,枕着睡了。
月明星稀,月华倾泻在摩云崖之上,一片宁静。
这一夜无名睡得浅,半梦半醒间听到了些许异响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查探,一眼望去正看到月光下那道抱头而坐的肥硕身影,那身影似乎在颤抖,身上有着相隔近丈都能隐隐感受到的痛苦。
月光下,胖妞长发凌乱,双手深深陷入发际,牙关紧咬发出抽气的声音。反应过来的无名顿时清醒大半,翻身坐起爬到周璐身边。
犹豫了一下,还是抬起手往对方肩膀拍去,无名试探着道:“叔叔,叔叔你没事吧?”
听到声音,周璐猛地抬起头来,目露凶光,双眼布满血丝,十分可怕,她声音嘶哑,“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?”
无名吓了一跳,跌坐在地,眼神闪烁的道:“我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不是你的身体,只不过下午有那位哥哥在,”无名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睡的和死猪一样的凌瑾瑜,“我不能确定他是否知情,所以没敢说,就故意喊的姑姑……”
无名说着抬起双手护在头上,等了许久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疼痛,不由抬起头来,看到的却是周璐痛的扭曲了的面孔,尽管如此她依旧咬紧牙关不出声。
“叔叔你真的还好吗?”无名一脸的担忧,“你的灵魂和这身体融合度这么低,控制起来很不容易吧,还有……为什么你夺舍了还要保留她的灵魂,这样不又加了大你控制的难度吗?”
痛苦似乎被压下了一部分,拥有顾倾城灵魂的周璐呆了呆,随即苦笑,“何必?我本就逆天而行。不论能否复活,这具身体总归要还给她。”说着目光一凝,“你既能看透,可有解决的办法?”
无名摇了摇头,“难,在你身上更棘手的是修炼功法冲突吧,你元神上的天罡战气为赤霞功所不容,使用过度就危险了。”
这会儿周璐终于没那么痛苦了,面上恢复平淡之色,让人看不透在想什么,他道:“这我知道,既然你也没法,我就再忍忍,继续疏导。”
无名还想说什么,但看着对方平静的灵魂,还是把话咽了回去,最后挥了挥握紧的小拳头,“吉人自有天相,我忽然想起每一部心法都可以分多重修炼,最多可达九十九重,我决定就分他个九十九卷,借出去可以赚更多的钱,说不准还能帮上叔叔!”
周璐立刻给他比了个大拇指。
这会儿凌瑾瑜要是醒着的话,听完这话一定会喷一口血出来,上辈子就是被八部经文每部九十九卷坑了不少钱,没想到换了一个世界,无名依然是如假包换的奸商无名。还好,他一向睡的死,什么也没听到。
七天过去了。
誊写天书修炼心法的日子单调而充实,无名越写越顺手,基本每天都是九卷,这是凌瑾瑜预料之内的,虽然对奸商即视感的九十九卷无力吐槽,但也许天道如此,不会轻易发生变化。然而真正超出预料的却是那位周老大的修炼速度,目前为止,竟然一点都没被无名落下,已把第一部经文修炼至六十重。
然后反观自己——这个上辈子学过一遍的家伙,却是怎么也跟不上他们的进度。
“经验总有用老的一天。”
周璐的声音融入风中,说话间已经绕着山洞转了一圈,速度至少是当时在玉涵洞的两倍。凌瑾瑜脊背泛起丝丝寒意,虽然自己也修炼了《绝尘心诀》,但效果比周老大差多少自己还是很清楚的,自己的性命随时都在对方手上,生死都在眨眼间。
“你们继续,”这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,凌瑾瑜有气无力的往外走,“竹简就要写光了,食物也见底了,还是让我这个做小弟的出去跑一趟吧。”凌瑾瑜说着就往外走,然而还没走出几步,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往后倒退,随后一脸认命的解下手臂上的护腕,放到地上失了魂一样往外走。
“戴上。”周璐道。
凌瑾瑜回过头来一脸的不置信,“老大,不都是你让我留一件宝贝吗?怎么又不怕我跑了?”看清对方神色凝重之后,凌瑾瑜也神色一凛,“有危险?让我保全实力,不用抵押东西了?”嘴上这么说,心里想的却是:那岂不是可以自由了?当然这家伙心中打着小算盘面上却不敢流露半点。
周璐早已看穿一切,淡然道: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拿着,换样东西再走。”
凌瑾瑜:“……”(翻译:果然不能想的太美了。)
顺着蔓藤攀爬悬崖峭壁这一行为,在有绝尘心诀作基础后容易了许多,凌瑾瑜三两下爬上摩云崖,顺手检查了易容的效果,兽耳、兽尾到位,至于兽毛、兽爪虽然有些牵强,但低调一点应该还是安全的。
不到天武关永远也不会知道,世上没有比天武关更壮丽的大草原。五彩大帐有序的坐落在水草丰美的湖边,在这样的地方生活,难怪兽族子民普遍性情爽朗。
凌瑾瑜再次踏足天武关境内,先到杂货铺定了一大批竹简,随后在天武关最大的酒店里坐下,要了不少干粮,再看着店外兽来兽往,打算等到入夜前找家客栈歇息,第二天一早取了竹简就回去。
结果在酒店坐下没多久,却意外看着了一道不想遇见的身影。
发表于 2017-6-26 0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厉害,请问可以转载到微信吗
排名
78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6-27 2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2开光期
113/200
排名
2520
昨日变化
发表于 2017-8-4 13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6元婴期
3100/5000
排名
620
昨日变化
5
发表于 2017-8-7 2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6元婴期
3919/5000
排名
709
昨日变化
1
发表于 2017-8-8 00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桃花源记手游

关于淘乐 | 服务条款 | 商务合作 | 加入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维权公告 | 客服热线:400-901-2688
出版号:ISBN 978-7-900267-12-2  文网游备字[2011]C-RPG057号  粤网文[2013]0832-232   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-20100197
Copyright 2010-2016 © 深圳淘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